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我与胡同的不解情缘!(连载1)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3/26 22:23:25 浏览(335) 分享到微博

今天,我在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看到了由相声演员、主持人李然、美女主持人夏婷主持的,由特邀嘉宾艾宝良、高潮东参加演播的节目:最北京,说说我家的胡同。不由的激发了我这个从小在胡同里长大,在胡同里度过了我的儿时、少年和青年时代,如今已过花甲之年的老顽童的写作灵感。抑制不住我的写作激情,写写我与胡同的故事。说说我与胡同的不解情缘。


f778ce5defcd46a9b2dc02346434f45c.jpg


20世纪50年代末,我出生于北京市崇文区关帝庙街的一条胡同里。虽然已过了一个甲子,可胡同的风貌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胡同里发生的故事 ,我至今记忆犹新。


我家住关帝街8号,我们院儿的西边是关帝庙7号,我家院儿东边紧挨着,与我院儿一墙之隔的是关帝庙街9号。与我院儿不同的是9号的院儿门是两扇大门,比我们关帝庙8号的院门儿宽一倍。因此,我们都习惯的管关帝庙街9号叫9号大院儿。在这两个院儿里发生了许许多多有趣的、耐人寻味的故事。


虽然我已在楼房里住了37年,楼房比平房生活方便许多。可我仍然怀念儿时的胡同、怀念胡同里的平房四合院、怀念平房里的老街坊们之间那种邻里互助,一家有难大家帮,送人玫瑰手留余香的和谐氛围。


儿时我居住的关帝庙街8号院里住着8户人家,院里的街坊邻居相处的非常和谐。我在这个院里居住了23年,在我的记忆里,没见过邻居之间打过架。街坊邻居都是互相关心、互相帮助。院里的孩子们见了长辈儿都能主动打招呼。长辈儿们也对晚辈儿关爱有佳。


那时候家家户户居住条件都不是很好,每家每户都把做饭的煤炉放在屋门口儿,谁家要是炸个鱼呀,炖个肉呀,满院子飘香。谁家要是做了好吃的,都想着给街坊的老人、孩子送一点儿。我家对门儿街坊家有一位七、八十岁的王大妈。我记得有一会我们家包了饺子,是猪肉西葫芦馅的。饺子刚一出锅儿,我就抢着要吃。母亲盛了一碗饺子,对我说:“别吃呢,先给对门儿你王大妈送一碗去,回来你再吃”



那时候我刚七、八岁,这露脸儿,受表扬的事我十分愿意干。我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出了我家门儿,走了两米半的路,进了王大妈家。一进门儿我就喊:“姥姥 ,姥姥,我妈让我给您送饺子来了”姥姥看我进到屋里,赶忙从躺着的床上坐了起来。看到我端到面前的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姥姥双手合十的趴在床上,嘴里说着:“谢谢!谢谢!你娘老想着我这老婆子。”说话间眼里闪着泪花。


那情景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之中。虽然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我至今还记忆犹新。姥姥家炖了排骨,她让她的闺女拿小碗给我端过两块儿。妈妈舍不得吃,全给我。我那时候虽然年龄小,可在父母身教重于言教的熏陶下,小小的年纪就知道尊老爱老、就知道孝敬父母。我拿着一块儿排骨就往母亲嘴里塞,一边塞一边说:“不行,妈得吃一口,”妈妈说:“我不爱吃肉。”我说:“香直呢,您吃一口。”母亲拗不过我,只吃了一小口儿。就把那块儿排骨又放回我的碗里。


胡同的平房四合院里就是这样处处充满着敬老孝亲,尊老爱老、邻里互助、和睦相处的氛围。


我从小受父母的教育和熏陶,懂得了要做一个敬老孝亲的文明人。所以在我的人际交往中结交了不少朋友。其中不乏与我相差数十岁的忘年交。譬如煤矿文工团原党支部书记、军旅作家凌零就曾经对我说:“建民你是个大好人,你尊敬老人,有礼貌,我愿意交你这样的朋友,咱俩是好朋友,是忘年交。”


(未完待续)



刘建民,宏风堂主,1958年生于北京,1992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中国当代画虎大家姚少华先生入室弟子,张大千、张善子大风堂第四代传人。

— END —


分享到:
标签:
关帝庙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