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我与胡同的不解情缘!(连载2)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3/27 22:12:11 浏览(242) 分享到微博

四合院里处处充满团结和谐的氛围。街坊邻居之间那种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的邻里情深深的记在我的脑海之中。


u=3926679014,477262698&fm=26&gp=0.jpg


我儿时的六十年代,收音机可是个稀罕玩意儿。院儿里的街坊邻居家普遍都没有收音机。我们院儿是个里外院儿。里院儿住着5户人家,外院儿住着3户人家。那时候8户人家只有外院儿我干爹家有一台美多牌儿的电子管收音机。


电子管收音机就是那种一打开旋钮儿,玻璃窗里就亮起了灯,这个灯就是电子管。电子管要烧一会儿,预预热。等一会儿声音才出来。那时候大家管电子管收音机叫话匣子。


干爹家的这台话匣子,可成了全院儿街坊邻居的宝贝了。全院儿人的文化生活都指着这台宝贝收音机呢。听歌儿、听相声、听评书听戏......这台收音机可是帮了大忙了。


一到礼拜天,上午十点多钟,我干爹就把收音机打开,把音量调的非常大,努力让里外院儿的街坊邻居都能听到话匣子里播的相声。


我记的话匣子里播的相声有侯宝林、郭全宝说的《夜行记》:灯,灯着了。废话,不着叫灯吗?



有高英培、范振钰说的《钓鱼》二大妈妈,快拿大木盆来。还有记不清楚是谁说的:说一个县官是白字儿,判案:全上来,都下去,的喊,折腾人。最后差点儿没管证人叫干爹。


礼拜天上班的人都休息了,一家人本该吃顿饺子,可院儿里的街坊邻居礼拜天上午都不吃饺子,要吃饺子也是晚上吃。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过去吃饺子大多数都吃白菜馅儿的,需要剁白菜、剁肉。


礼拜天上午要是剁白菜、剁肉馅儿就影响听相声了。即使是赶上礼拜天上午吃饺子。也要听完相声后再剁白菜、剁肉馅儿。可见那时候老百姓对文化生活是多么渴望呀?


我在我干爹的话匣子里,听过小铃铛、听过孙敬修讲猴哥的故事、听过袁阔成说的评书《肖飞买药》、听过电影录音剪辑《平原游击队》......


话匣子不大,可它让我回忆起了四合院里的老街坊、回忆起了胡同情缘,让我记住了乡愁。


(未完待续)



刘建民,宏风堂主,1958年生于北京,1992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中国当代画虎大家姚少华先生入室弟子,张大千、张善子大风堂第四代传人。


— END —

一个北京丫头和他家老爷子的对话,您觉得地道不?

我与胡同的不解情缘!(连载1)

北京人的劲儿、 范儿、味儿、魂儿、不能丢!

北京的这17种烧饼,北京人也不一定都吃过!

这颗人头在北京菜市口被挂了12年!

北京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不是SARS,这种瘟疫死者1000万,见者吐血而亡!


637165692250693359.pn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