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我与胡同的不解情缘!(连载4)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3/29 20:35:17 浏览(225) 分享到微博

我家院子往西是一条带有坡度的路,出了我家往西隔着4个门儿是一家名为合丰东的副食店。这个副食店面积不大,可卖的货不少。有油盐酱醋、烟酒糖果、有糕点罐头,各种咸菜应有尽有。


在我的记忆中,有四毛八一斤的动物饼干,六毛六一斤的江米条。有七毛一一斤的蛋糕、七毛八一斤的核桃酥。还有孩子们喜欢的小食品,四分钱一袋的糖炒米、七分钱两袋(三分五厘一袋)的爆米花。贰分钱一个的江米球。壹分钱还能买1/4的搓板糖呢。(搓板糖四分钱一块,有八道,壹分钱买1/4就是两道)。


副食店的柜台上并排放着三个黑色的大酒坛子,酒坛子上盖着包着红布的木头盖儿。酒坛子旁边有一个小盆儿,小盆儿里放着一个竹制的打酒用的酒提。酒提旁还放着一个漏斗。是用来往酒瓶子里灌酒用的。


三个酒坛子里分别盛着一毛七、一毛三和九分钱一两的散装白酒。副食店的货架子上放着一块七一瓶的二锅头,有牛栏山的,有红星的。那时候老百姓生活不是太富裕,整瓶的二锅头销售的不是太好。倒是散装白酒备受老百姓青睐。买的人比较多。


我父亲平日里好整两口儿,可家庭生活不富裕。我记得父亲时不常的让我给他打散装白酒。每次打二两九分钱一两的。偶尔打二两一毛三一两的,已是很奢侈了。过年过节打二两一毛七的,可称的上是打牙祭了。《北京纪事》上曾经刊登过我写的散文《儿时记忆中的小酒铺》,写的就是父亲爱喝酒的故事。


合丰东副食店里的柜台上还摆了好多的瓷盆儿,瓷盆里装的都是咸菜。有大酱萝卜、小酱萝卜、水疙瘩、熟疙瘩,还有粘满辣椒的榨菜,看着就食欲大增。


还有一种咸菜我非常爱吃,那就是辣萝卜干。黄色的萝卜条上粘着红色的辣椒皮儿,微甜微辣。


我记得有一回上午放学回家,我光顾了和院儿里的小伙伴儿玩儿,母亲叫我吃饭,我也顾不上。眼看着该到了下午上课的时间,马上就迟到了。


我抓起一个馒头,急匆匆的跑到合丰东拿母亲平时给我,我攒的零花钱买了贰分钱的辣萝卜干,售货员都认识附近住的街坊四邻,也没给我拿称约,拿夹子给夹了一大把。用包装纸一包。出了合丰东我急匆匆的往学校走 一边走,一边吃,吃一口辣萝卜干,咬一口馒头。


走的急,也忘了带水了。就伸脖子瞪眼儿使劲往下咽。到了教室门口,辣萝卜干吃完了,就剩一块儿馒头了,舍不得浪费。塞嘴里一口咽下去。一踏进教室门,上课铃声也响起来了。


往座位上一坐,哪还顾得上听课呀,坐在位子上一个劲儿的打嗝儿,又不敢出声儿,吓得我直捂嘴,同桌奇怪的转过头儿看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未完待续)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