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我与胡同的不解情缘!(连载5)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3/30 20:21:17 浏览(200) 分享到微博

过了合丰东,往西是一条上坡儿的路。再往北走有一个三岔路口。在路口的西北角是一个理发馆。


这个理发馆面积不大,里面有两、三把椅子。有两、三个理发员。其中一个个子不高的理发员姓尚,来理发馆理发的顾客都管他叫尚大人。


别看尚大人个子不高,可理发的技术那叫一个高。他给顾客理完发,洗完头后。把理发的椅子摇下去,顾客半躺在理发椅子上。他拿一个瓷缸子,里面放上碎肥皂头儿。用热水一沏,然后拿一个小刷子,在瓷缸子里使劲儿搅和,瓷缸子里就充满了肥皂沫。


然后他用小刷子把肥皂沫刷在顾客的脸上,拿一块热毛巾盖在脸上,闷几分钟后揭开。用剃刀小心翼翼的把顾客脸上、耳朵边上的胡须刮的一干二净。


我最爱看尚大人磨剃刀时的潇洒样子。


在理发馆的椅子上都有一个挂钩。勾上挂一小段牛皮。尚大人给顾客刮一会儿脸,就会一手提起挂在椅子上的牛皮,把手中的剃刀在牛皮上翻过来调过去的打磨。虽说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尚大人磨剃刀那优美的姿势至今令我终身难忘。


尚大人理发技艺很高,他给青年人理的分头油光发亮;给中年人理的寸头整齐精致 ,颇见功底;他给老年人理光头不用推子推,用剃刀刮,刮的是铮明瓦亮,晚上都不用点灯。


那时候理发非常便宜,理一次发一毛五分钱,理发再加洗头两毛叁分钱;理洗吹全活儿总共三毛钱。


时光已过去半个多世纪了,我家胡同里的理发馆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上档次的美发厅和一些小发廊。虽说理发还算比较方便,可我还是怀念我家胡同里的理发馆,怀念尚大人那样人品好、技术好、待人和气的理发员,怀念那边聊家常、边理发的温馨和睦的氛围。(未完待续)

刘健民:1965年入学的珠营小学一年级(2)班的同学请注意了!!!


咱们有一个珠营(2)班同学微信群,群里的同学们想念老同学呀。


思念!55年的思念!!!想你!好想你呀!!!

        

希望看到此条消息的老同学们有想入群的,请在留言区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或与四九城的小编联系。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