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揭秘建国后北京发生的7起故宫失窃案,胆大妄为!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3/31 18:58:57 浏览(203) 分享到微博


每个来到故宫的人,都会为这里的国宝而着迷。在这座中国最大的博物馆里,有文物100多万件,仅一级文物就有万件之多。因其珍贵,国宝几乎注定了与劫难相伴。那么,故宫博物院成立以来,又有多少不法分子曾经对它觊觎,有遭受到损失么?


仅建国以来,北京警方有记载的故宫盗宝案一共发生了七起,分别是在1959年、1962年、1980年、1987年(两起)、1991年和2011年。这里面,前五起已经告破,无一不是因为盗贼见利忘义,为了获取横财,他们铤而走险。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五起盗宝案均被公安机关成功侦破,犯罪分子受到法律的严惩。


1、珍贵的金册被剪成碎片



1959年8月16日,星期日,北京故宫博物院珍宝馆养性殿。早晨近7时,每天提前到班的管理员发现殿堂第三扇门靠近地面玻璃的左下角,被人砸了一个2尺见方的破洞,推断陈列珍宝可能被盗,立即报告本院保卫部门并转报北京市公安局。


陈列员核对发现,三间大屋中的西头一间南边柜内所陈列的金册14页丢失8页,北边柜内丢失金质鞘和镶宝石鞘的配刀5把。


案情重大,北京市公安局各分局、派出所和内部保卫组织根据市局的统一部署全部发动起来了,组织反复的调查摸底,但却毫无线索。于是北京是公安局报请公安部通报全国,要求各兄弟省市公安厅、局协助破案。


直到11月12日接天津市公安局电告:11日从上海开往北京的列车上,乘警查获一个叫武庆辉的无票乘车人员有重大嫌疑。审查中发现该人随身携带金钱l枚,碎金9块,共重约5两,同时交代不清这些黄金的正当来历。审查人员仔细观察金块,除两个豆粒大的金环外,其余的碎片都有新剪下来的痕迹。


审查人员把碎片摊开,光面朝上摆在一处,这些金片竟是一样薄厚,还能看到隐约的刻字,情况十分可疑。北京市局接报立即派员前往天津,会同天津市局将这人的指、掌纹进行比对,发现其右手食指、无名指指纹,左手食指、中指指纹与故宫盗宝现场指纹痕迹相同。经辨认,其所携碎金正是故宫被盗金册的残片。在进一步追讯下,武供认了偷窃故宫金册的犯罪事实。


犯罪人武庆辉,男,20岁,山东省寿光县北孙云子村人,7月14日来京找工作,住在永定门外西河沿1l号其三姐武桂生家。8月初到故宫珍宝馆参观见到金册等珍宝时,即起意偷窃,于当月15日下午购买门票再次进入珍宝馆。


傍晚静馆时,他溜进珍宝馆墙外的厕所躲藏起来,天黑后破门入养性殿,贼胆包天偷出金册等国宝,然后爬墙越房潜至大门附近暗处,趁着门卫与乘凉人聊天之际,居然混出了故宫。当晚8时作案后,逃回住处,给其三姐留下两页金册。16日携余下的赃物潜回原籍。武庆辉及其三姐先后分别将金册2页剪碎,在北京、山东益都、潍坊等地银行出卖,得赃款1000余元。11月9日,武庆辉由原籍逃出,乘火车途经天津时被查获。


960年3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武庆辉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武桂生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2、铤而走险的江洋大盗



1962年4月16日夜。也是珍宝馆的养性殿,也是武庆辉盗窃的同一展室,又钻进去了一个盗宝贼,叫孙国范,36岁。


那一夜,孙国范先是藏在珍宝馆大门外厕所后边的阴暗夹道里,天黑无人后,他登着珍宝馆墙下的脚手架,翻进了珍宝馆院子,钻进养性殿,打碎展柜的玻璃,拿出了金碟金碗,接着,又撬开了一个展柜,把里边的两颗大金印也装进了背包,背在身上,原路返回。


翻墙的时候,背包很重,使得他的身手不那么灵便了。他用尽全身力气往墙上爬去。他做梦也没想到,此刻,故宫已经被封锁了。200多名警察正等着他从高墙上爬出来呢。


孙国范自以为干得神不知鬼不觉,其实,他一进入养性殿,警报器就把消息报告给了故宫保卫处值班室,保卫处一面派人跟踪搜索,一面向派出所、公安局及警卫部队报了警。


孙国范骑上了墙头,急切地寻找合适的地方下去,猛然觉得墙外边和刚才进来的时候不一样了,好多人影晃来晃去的。


他立即像乌龟一样缩回头,身子像壁虎一样贴在墙头上往前爬。爬着爬着,他觉出身上的背包沉了,心想,还是保命要紧,赶紧把背包里两个最沉的大金疙瘩挑出来扔下高墙。


孙国范虽然逃离了珍宝馆,但是围墙下边到处是人影,他不敢下去,一直在光滑的琉璃瓦上爬行。孙国范躲闪着手电光,哆哆嗦嗦地爬着,爬到珍宝馆南的绘画馆西南角的围墙上时,一束强光晃得他睁不开眼,接着,墙下有人大喊:“不许动!动就开枪了!”


孙国范不敢动了。墙下一阵脚步声,无数手电光把骑在墙头上的孙国范照得清清楚楚。


“举起手来!”


孙国范举起了手。


孙国范,河南省舞阳县孙庄村人,是一个流窜惯犯。1949年,他带着枪从国民党军队开了小差,抢劫一家典当行的时候,本来不想杀老板,一看老板是熟人,怕以后告发他,于是开枪打死了老板。


被当地公安局逮捕,关进了大狱。大狱看管不严,他逃跑了。从此改名换姓,流窜于漯河、开封、武汉、济南、徐州等地,以盗为生。越偷胃口越大,最后偷到了故宫,也偷到了尽头。


1962年12月,孙国范被判处死刑。


3、“珍妃之印”有惊无险



1980年2月1日上午,在观览故宫胜景的人群里,混进来一个居心叵测的家伙,他就是25岁的陈银华。陈银华对北京不陌生,1979年3月,他在原籍湖北应山县西花商店偷了2700元现金,带着赃款来了北京。


原想能在北京躲藏,没想到还不到一个月就被北京警方给抓住了。原籍警察把他押了回去,判了4年刑。想到要在劳改农场度过漫长的4年,他萌生了越狱逃跑的心。半年后,他逃了出来。


逃出来的陈银华,一路偷到了武汉,然后买了一张到北京的车票,2月1日清晨从北京火车站下了车就到售票窗口购买了返程票,然后直奔故宫。


陈银华是到故宫来寻找盗窃目标的,他决心到香港去。到香港去需要钱,于是他想到了故宫里的那些值钱的国宝。


他随着游客进了珍宝馆,养性殿展柜里的那枚硕大的“珍妃之印”让他垂涎欲滴。


“就偷这个了!这个大金块儿肯定值好多钱。”


“珍妃之印”,印台为正方形,高3.4厘米,每边长11厘米,印文为朱文“珍妃之印”四个汉字,还有对应的满文,汉字为玉筋篆书,横平竖直,笔画匀称,丰润秀丽。印纽为龟纽,头尾均与龙相似,是比较标准的贵妃等级金印。


陈银华马不停蹄地去了王府井百货大楼,买了一把锥子,又买了绳子。陈银华背着背包又返回故宫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多钟了。他假装游览,在珍宝馆附近转悠。珍宝馆里的游人越来越少,工作人员开始做闭馆前的卫生打扫了。


他溜进了事先看好了的珍宝馆门外东南的厕所里。他踏着铁丝网上了厕所的房顶,蜷缩在那里等着珍宝馆的工作人员下班。晚上6时,珍宝馆里终于静下来,只剩下风的声音了。陈银华从厕所房顶爬上珍宝馆院墙,跳进了院内。


珍宝馆院子东北侧的畅音阁三层大戏台正在维修,搭着脚手架。陈银华蹲在地上四下看了看,没人,上了脚手架,沿脚手架爬上了寻沿书屋。从寻沿书屋登上了养性殿东墙,跳进养性殿。掏出背包里的锥子,费了好大力气,才撬开一扇窗户,钻了进去,到了“珍妃之印”的展柜前。几进宫的陈银华很会自我保护,动手盗窃前,他拿出一副手套,因为公安局早就有了他的指纹案底。


锥子撬坏了金丝楠木展柜,“珍妃之印”被委屈地装进肮脏的背包。


陈银华不敢久留,原路返回。


他刚上了寻沿书屋的屋顶,就听见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脚步声夹杂着人的声音:


 “他跑不了!除非他长了翅膀!”


陈银华脑袋“嗡”的一声,第一个反应就是“完了!”


陈银华刚撬开养性殿的窗户时,珍宝馆警卫值班室里的声控报警器就尖厉地叫起来,同时,报警提示图上的“珍宝馆l号室”红灯急促地闪烁。


故宫警卫队的韩副队长接到报告后,立即把警卫队队员分成两路迅速赶到珍宝馆和乾隆花园搜查,并命令故宫东西南北四大门即刻紧闭,随时扣留企图外出的可疑人员,特别叮嘱珍宝馆西南锡庆门值班室的值班员,要特别注意附近大墙上的动静,同时报告给了故宫派出所。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接到故宫派出所报告后,立即报告给市公安局,并调来值班民警飞速赶到故宫。市公安局领导和故宫保卫人员成立了临时指挥部,组织力量层层包围,搜捕捉拿。


盗窃国宝的事实无法抵赖,陈银华于当年8月12日被判处无期徒刑,成为建国后因盗窃故宫珍宝锒铛入狱的第三人。


4、高科技防盗的威力



韩吉林生在1963年,1987年的时候,他才只有24岁。从五岁记事起,正赶上闹“文革”,谁厉害谁就是有理,所以,野蛮和邪恶让幼小的他灵魂扭曲,愚昧和麻木让他“无知无畏”。


韩吉林偶然在电影银幕上看见了故宫琳琅满目的展品,一拍自己的大腿,哎呀妈呀,故宫里的东西,哪一件都值老鼻子钱了!怀揣着250块钱,韩吉林也没和妻子打招呼,带上一把匕首匆匆登上前往北京的火车。


韩吉林把珍宝馆养性殿看了个够,相中了“珍妃之印”。他假装在养性殿与畅音阁之间参观,趁院里的工作人员不注意,他身手麻利地翻墙进了一个小夹道,然后七拐八拐,到了珍宝馆边上一个不对外开放的院子里。他找了一个背阴的地方坐下等天黑。


关门声和锁门声把梦中的韩吉林惊醒,他一骨碌爬起来,摸了摸身上的人造革包,工具在里边。他没耐心等到天黑下来,光天化日之下,他就行动了。他理直气壮地走向养性殿,弯腰抄起养性殿门外一块大倚门石就砸向了养性殿的玻璃门。“咣当”一声,一块大玻璃碎了,他侧身就钻了进去,直奔“珍妃之印”而去。


突然。东面墙上发出“滴滴”的报警声。他知道是报警器,上去三下两下把报警器的连接线弄断了。


这时,西面墙上又发出“滴滴”的报警声。他不耐烦地过去拽断连接线。然后急忙扑向“珍妃之印”展台,举手刚想砸展台的玻璃,忽听门外传来脚步声。听声音好像还不止一两个人。他一惊,顾不得金疙瘩了,慌忙从原路钻出了养性殿,在一片“站住”的声音中,蹿上了养性殿与乾隆花园之间的墙头。


韩吉林爬上养性殿的屋顶,沿房脊跳上珍宝馆东边的红墙,他身后的保卫人员也上了墙。后面是紧追不舍的保卫人员,四周是此起彼伏命令他就擒的喊声。他什么也顾不上了,仅凭着本能没命地顺着高墙往南跑。


韩吉林的身手真不错,很快就把保卫人员甩开了。谁知刚喘了一口气,一抬头,几个消防警迎面而来。他急忙往东逃,上了紫禁城头,撒丫子就跑,三个消防警穷追不舍,边追边喊:“你跑不了了!快站住!”


韩吉林过东华门城楼,继续沿城墙向南疾逃。他越跑越慢,而后边受过消防专业训练的消防警却越追越快了。


韩吉林绕过角楼向西猛跑。消防警离他还有20多米,还有10多米……眼看就要抓住韩吉林的时候,慌不择路的韩吉林却一头向城墙外扎了下去。


尽管有茂密树枝的缓冲作用,像失足大狗熊一样的韩吉林,落地后还是摔得不轻。他扶着大柳树的树干挣扎着站起来,还想跑,但是腿脚已经不听使唤了。


三个月后,韩吉林被判处了死刑。


5、盗宝贼止步于门锁前



20世纪80年代,新疆石油管理局克拉玛依生活服务公司工人向德详虽然刚满二十岁,却爱上了一个大自己五岁的女人。女人和他在一起工作,像对待亲弟弟一样待他,他爱上了她,她说,不行,我比你大那么多,又离过婚,你家肯定不会同意。果然,向德详的父母坚决反对。


他和女人同居了。不久,女人怀上了他的孩子。他领着她去登记,想结为合法夫妻,可是婚姻登记处的人说,他不够法定结婚的年龄。女人不得不做了流产。


做了流产的女人没脸上班,于是两人带上积蓄出走了。一个月后,手里没钱了,他俩不得不回到克拉玛依油田。因为无故旷工,两人被降一级工资,受留厂察看处分。他们不得不改变方式,转为地下来往。


身败名裂的女人实在忍受不了人们的白眼,她偷出弟弟的3000元存款,和心上人第二次私奔了。


他们真的像一对幸福小夫妻一样山南海北地游玩儿,西安、四川、上海、山东的美景一览无余,最后到了潍坊。


在潍坊老家住了几天,向德详变卦了,云游四方后的他心野了,乡下的苦日子他过不来。女人急了,说:不用你干活儿,我下地养活你!女人晕车,这些日子跟着他乱跑已经受够罪了,再说,她没别的想法,就想和他过日子,多苦的日子都不怕。他不同意,问女人还有多少钱?女人说,三千块钱还剩一半。他说,咱们走!把钱花光,一起投长江,不活了!


女人见他坚决,就顺从地跟上他离开了乡下。


他们到了厦门,玩了两天又坐火车直奔南京,商量好在南京把钱花光就投长江。钱所剩无几的时候,向德详又变卦了,他说,咱们应该上北京!并不由分说,拉着女人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


女人以为他恋世,还不想马上就死,到北京玩儿玩儿后,也许就死心了。没想到他说,我想去偷故宫。


到了北京,他一连三天拉着她去故宫,并在珍宝馆养性殿陈列的乾隆皇帝用过的一把匕首前流连忘返。匕首上镶着金丝和绿宝石,他心想,要是有了这一把小刀,就不用去死了。


回到住的旅馆里,他把墙上晾衣服的一根长尼龙绳解下来,说夜里偷故宫的时候用。直到此时,女人马上阻拦:你听我的,那地方不能去,故宫要是也能偷,早有人偷了,也轮不上你!


以前,他什么都听她的,可这次不同了。他推开她,说,轮不上我也得去,咱们钱不多了,不偷怎么办?反正不偷也是死,偷成了,卖了钱就能痛痛快快再玩上些日子。


在故宫角落里藏到月亮出来的时候,向德详翻进养性殿院内,走向养性殿。抬起手,试探着推了推养性殿的门。门一动不动,借着月光,他看见门上挂着一把大锁。


怎么办呢?他正犯难的时候,贯耳的脚步声传来,他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已经被赶来的保卫人员抓住了。


此时,向德详后悔没听女人的话了,心里觉得对不起女人,更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父母。


三个月后,也就是1987年10月23日,向德详接到了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上边写道:有预谋、有计划地盗窃国家珍宝,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犯罪性质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应依法严惩。鉴于其犯罪未遂,可以照未遂犯从轻处罚,判处无期徒刑。


6、无人知晓的悬案

1991年9月10日,故宫铭刻馆发生窃案,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截至今日仍未破案。这起案件时怎么发生的,尚无人知晓,失窃的文物是铭刻馆的5枚古印,其中包括“晋归义羌王”、“晋率善氐百长”、“晋率善羌扈长”、“晋庐水率善百长”四方著名晋代官印。


7、故宫失窃案58小时告破



2011年5月9日凌晨零时左右,故宫博物院与香港两依藏博物馆合办的现代工艺品展上7件文物被盗。故宫博物院院长助理冯乃恩两度鞠躬致歉,表达对社会公众和香港两依藏博物馆的歉意。


被盗文物原陈列在斋宫后诚肃殿内。殿内十几个展柜中两个柜子被撬开,其他柜子也有被撬的痕迹,但并未被撬开。案发后工作人员发现诚肃殿正对门口的一组装饰墙上赫然出现了大洞,“怀疑盗贼就是通过该洞进入殿内,撬开展柜盗走文物”。


香港两依藏博物馆馆长王夏虹称,此次被盗展品全部属于西式化妆盒、手袋。“保守估计,价值数千万元。”王夏虹说,“展出前未预料到失窃等意外,只是象征性地投保,7件被盗藏品的保额只有31万元。”


事发后,发生失窃案的故宫东线,即乾清门到神武门一线以东的宫殿均已暂停对外开放。


故宫的安保体系极其严密,号称“内外监控无盲点”,故宫内的纵深体系被区分为防护区、监控区和禁区三大块,博物馆内还有技防、人防、物防和犬防四道防线。


技防方面,每天闭馆后,至少有1600个防盗报警器、3700个烟感探测器和400个摄像头在运行。


人防方面,负责故宫安保的故宫保卫处曾被称为“京城第一保卫处”,总人数超过240人,下设警卫队、技术科、防火科等8个科室。


物防方面,故宫内部安装了大量的铁栅栏、铁窗、防爆玻璃和铁柜等,并定期加封加固。


犬防方面,自从1987年发生了盗贼企图切断报警装置的盗窃案后,故宫院内开始加强警犬防御。


按照故宫文物安防规定,每天闭馆后,各展厅都要对厅内文物进行清点,巡查院内所有可能藏匿人或物的角落,之后还要再拉网检查一遍,最后由故宫犬队到各角落巡查,即每天至少三遍清查才能闭馆。


此外,故宫在一级风险地点装有最先进的设备和至少三种复核手段,其中珍宝馆等重点巡查区域内24小时开启红外线、微波等多种报警器探头进行全方位监视,在故宫中央监控室中,保卫处工作人员24小时面对40多台显示器进行监视并录像。


在如此严密的安保系统保护下,盗贼是如何成功盗走文物并逃离的呢?


5月11日19时40分,北京市公安机关经过缜密侦查,并综合运用科技手段,在丰台区友联时代网吧将犯罪嫌疑人石柏魁(男,1983年出生,山东省曹县人)抓获归案,历时58个小时迅速破获故宫博物院斋宫诚肃殿展品被盗案。


5月8日案发前几天,石柏魁两次来到故宫博物院,均未购票随人流混入宫内,观察博物院内部和外围筒子河的地形,并留意故宫每天清场的时间。


案发当天上午10点,石柏魁再次未购票混入故宫内,进入诚肃殿的香港“两依藏珍选粹展”展厅,趁降雨躲在展厅与西配房的夹道直至天黑。


8日晚8点多,石柏魁藏在诚肃殿西配房内将供电总闸关闭后,踹碎展厅北墙玻璃进入展厅,踹碎内部装饰墙来到展厅西侧展柜,打碎顶部玻璃,盗走9件藏品。


得手后,石柏魁从诚肃殿上房,爬上故宫内墙逃跑。在此期间,有巡夜人员发现其踪影,在上报过程中,石逃脱。他先是躲在宫内一辆汽车底下,躲过巡夜人员搜查后,通过一间矮房的铁制护栏,爬上近10米高的故宫外墙,跳墙逃跑。


逃跑过程中,石柏魁先后丢弃了部分藏品,并于9日凌晨逃出故宫。当天上午,石柏魁拿着剩余的4件藏品,来到海淀一家玉器店意图销赃,但被告知是“假货”,气愤之下全部丢弃在中关村附近。 


分享到:
标签:
故宫失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