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我与胡同的不解情缘!(连载6)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3/31 19:30:25 浏览(212) 分享到微博

出了理发馆,往北走。再过了上堂子胡同西口不远路东是一个粮店。这个粮店面积不大,进了门儿大约两米就是盛粮食的柜子。往左拐走不了三米就是收款台。卖粮食要先在收款台交了钱、交了粮票,然后再到东面盛粮食的柜子前,让售货员给称粮食。


一字排开的几个大柜子里面分别盛着白面、玉米面、大米、江米、小米等。大米有好几种。机米(就是质量最次的大米)0.152/斤,普通米0.173/斤,好米0.205/斤。江米0.23/斤,玉米面0.12/斤。


售货员称好粮食后,顾客就来到柜台前的漏斗前。把带着的面口袋套在漏斗的底部。每次往漏斗里倒粮食之前,售货员都要问:“套好了吗?”等顾客回答:“套好了。”售货员才往里倒。


有一次,一位中年男子马大哈,和售货员说:“套好了,倒吧!”售货员就把称好了的10斤米往漏斗里一倒。结果就听哗啦一声,地下一大摊米。原来是漏斗的底部是四个角。马大哈的中年男子只套上了三个角,其中一个角没套上。马大哈的中年男子因此为自己的粗心大意,付出了代价。10斤米有一半送给土地爷了。


出了粮店往北,紧挨着是一个小吃店,店面不大,店里摆放着三、四张方桌。方桌四面放着能同时坐下两个人的长板登。店门口摆着一张大案板,案板上抹着油,上面放着一大块和好的、用来炸油饼的面。案板边上支着一口大锅,大锅里装了半锅油、冒着青烟。


一位胖胖的男师傅在做着油饼。只见他熟练的在大块面上揪了一块儿面,搓成了长条,用手揪成十几个面剂子,用手把面剂子压平。两面用手一拉,再用一把铁片做的小刀在中间划两道儿。放到烧开的油锅里,一位老大妈手拿着一双二尺多长的竹筷子,在油锅里不停的翻着油饼。


一转眼的功夫就炸成了一个焦黄的、让人看着就那么有食欲的大油饼。来这里的顾客一般都是花6分钱买一个大油饼、2分钱买碗现磨的豆浆。爱吃糖的顾客花5分钱买碗糖浆喝。再就着点小卖部提供的免费咸菜丝儿或水疙瘩丝儿。1毛钱吃一顿早点心满意足。


小卖部还炸糖油饼、炸焦圈、炸薄脆。糖油饼8分钱一个、焦圈2分钱一个、薄脆一毛钱一个。这个小卖部除了早晨卖早点,下午还卖大火烧、芝麻烧饼。冬天还炸糖耳朵(就是蜜麻花)。


大火烧6分钱一个,芝麻烧饼3分5一个。一般顾客最少买二个芝麻烧饼,要是买一个就得交4分,亏5厘钱,那时候的人们都会精打细算。买两个芝麻烧饼,再买点猪头肉一夹,吃起来那叫一个香。用老北京人的一句话说:那叫一个地道。(未完待续)



刘健民:1965年入学的珠营小学一年级(2)班的同学请注意了!!!


咱们有一个珠营(2)班同学微信群,群里的同学们想念老同学呀。


思念!55年的思念!!!想你!好想你呀!!!

        

希望看到此条消息的老同学们有想入群的,请在留言区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或与四九城的小编联系。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