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太珍贵了!还原老北京真实面貌(附罕见旧照)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9/19 8:23:53 浏览(281) 分享到微博

一组画,还原旧时的老北京!



【东便门】东便门与内城相比有点寒酸,它的搭档“大通桥”可神气多了。拱起的三拱桥身上的栏板、望柱皆由洁白玉石打造,连接河岸,宽敞的桥面由巨石铺就,往来车辇、行人,无不感到出入的通达、顺畅。



【广安门】广安门又称“鄣仪门”,城楼上有一石雕,呈“三人背面”形状,“鄣仪金人”久负盛名。雪后,阳光初照,大地显得格外轻盈。与沧桑厚重的城楼形成强烈反差。一队卸完货物的骆驼缓慢走来,轻松而愉悦。



【阜成门】阜成门有“物阜民安”之义。旧时煤炭多出入阜成门,又称“煤门”,在瓮城闸楼墙壁上嵌有汉白玉梅花一束,“梅”与“煤”谐音。“阜成梅花”成京门一景。箭楼下我画了许多骆驼,他们可是北京的功臣。承载了八百年的运输重任,老北京的繁荣离不开它们负重的步伐。憨厚、温顺、勤劳的骆驼。在这里向你们致敬了。



【小酒铺】那时很多胡同口都有小酒铺,门面度不大,有的挑幌,有的挂匾,有的门口蹲酒坛,有的甚至只凭酒香,爱喝两口的,酒铺跟自家似的,门槛踏破。酒是散打的,站着喝,坐着喝,或不看一眼酒菜仰脖来一口扭头就走,随便。掌柜的决不白眼。



【家门口】胡同是人们聊天散步的地方。窄窄的胡同总是透出人情味。勤快的人凡能搬拿方便的活计,总是爱放家门口去做。有的是避免了家里的局促,更多的是习惯,又为过往的邻人多些谈资。冲淡了生活中的寂寞,不经意间生活中的暖意在这里蔓延。



【胡同来了马车】往年,常有装有时令瓜果蔬菜的马车来到深巷中,给生活带来了方便,大人们按需索取。孩子们在胡同吃着、玩着,眼睛更是离不开那城里少见的长脸、大眼睛、拖着蓬松大尾巴的骡马了。



【卖蝈蝈】每到燥热与凉爽交替的时节,卖蝈蝈的在胡同里一出现,准围着一堆人。人可不是“吆喝”来的,是笼中的翠绿小精灵们振翅轰鸣合奏,也引来了人们驻足。骄阳下,树上的蝉鸣与檐下的精灵叫声连成一片,此起彼伏。人们有时也会烦躁,话虽如此,但人们怎能放弃为宁静的胡同平添乐趣的自然赠物?



【鲜鱼口】繁华的街肆在前门外大街铺展开。特色的产品与装饰美感的门面相映成趣。在没有被冰冷的水泥取代时,老北京的原汁原味,在这里悄无声息地浸染开来。鲜鱼口一画,想表现出自能状态下的色泽;时间的打磨宛若包浆,参差的建筑折射出个性,美在这里变得多姿多彩。



【右安门】有着400多年历史的右安门可别遗忘了它。当年此地可是鸟语花香,树木茂盛,外十里皆泉水,莲花、牡丹、芍药香闻数里。“右安花畦”闻名遐迩。写到这有些感慨,如此美景若能留住该有多好。回到画中,这里表现的是箭楼下普通的晌午一刻,阳光驱散了寒意,右安门像老人般默默注视着过往行人,大地开始苏醒,泛起润泽,春天已近……



【广渠门】在外门中低矮简陋,据说:皇帝老儿缺银子,没能尽意。其实腐败的朝廷已没落,还能指望什么?在京城古老的城垣中,广渠门虽貌不惊人,但界定区域功能不可或缺。画面中表现了一队百姓迎亲队伍穿城而过。洋溢着喜庆的人们与朴素的城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胡同】胡同空地儿,可是孩子们的天堂。不用喊,不用叫,到时全都出来了。丫头小子们尽享童年之乐。蹦房子,跳皮筋,骑马打仗,你追我跑。十八班杂耍,原始的,简陋的,能开心就行,玩什么都兴高采烈,此时的胡同里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



【宣武门箭楼】旧时有“左文右武”礼制,两门有一文一武相对应。“文”是崇文门,“武”自然是宣武门了。“文治武安,江山永固”寓意虽好,也只是王朝一厢情愿罢了。朝代更迭,城楼则阅尽了权利淫威像浮尘一样散去。从建筑角度看“宣武门”确有“威武”之躯,挺拔的腰身覆盖着歇山大屋顶,宝石翠绿的琉璃瓦脊兽们随翼角伸展,努力着向四周凝视。



【等候】北京的街巷院落,犹如镶嵌在文明脉络里的明珠,从广亮大门到各式如意门,一砖一瓦的饰件上无不说明对美好生活氛围的追求。图饰中寓意着平安、福禄、礼孝……不管是张扬的朱红色还是内敛的黑色,都散发着东方的神韵 。画中街巷是宁静的,人是平和的。和煦的阳光温暖着这里的一切。



【安定门】“打仗要德胜,进兵就安定”,安定门承载着这首歌谣的使命。其实真正打仗进的兵车倒不多,而进出城的粪车却忙得不亦乐乎。因城里的“恭品”皆由此门担当“安定”之用。那时城里城外泾渭分明,开了城门,无需多走,已是另一番景象。参天大树掩映下的农舍,水边放鸭,赶羊……菜畦,玉米地,一派田园风光。所以在这儿,城内“恭品”自有妙用。



【德胜门】德胜门取吉利之意,“出兵而得胜”当年慈禧仓皇出逃也走德胜门,真是讽刺,看来不行“仁政”城门也帮不了她。此门与其他城门不同之处:门洞不是正对大马路,路是斜的。道路两侧以经营布匹,丝绵产品的摊位为主,为内城一大特色。现在城楼、瓮城已不见,只剩下形单影孤的箭楼,又被立交桥挤压着,甚是可怜!



【永定门】寓意“永远安定”的永定门城楼与内城相媲美。它是外城中规模最大,中轴线南端的标志性建筑,重要性不言而喻。现在城楼已恢复,却听不少人讲“不象以前好看了,怎么那么别扭……”其实城楼没问题,只是不完整:缺 了水系、瓮城、箭楼……美必是完整的,才能达到“和谐”。画了这幅永定门的全景,弥补一下现实中的缺憾。



【西北角楼遥望天宁寺塔】旧照中,角楼的美强烈吸引了我。暮霭中,石雕般的角楼,俏丽的天宁寺塔与之遥相呼应。涓涓的河水在中间流淌,静静的木桥连接两岸,画面空无一人。



【通州钟鼓楼】北京通州最负盛名的地标建筑——钟鼓楼。此楼前后各有一匾,前书“暮鼓晨钟”,后写“声闻九天”。仅观匾义,可见地理位置的重要。鼓楼内大钟更具传奇色彩,饱经磨难,悠扬的钟声伴随着运河两岸的人们度过了数百年岁月。


以上绘画是画家张志波的作品《旧京尘嚣》系列,下面请看一组老北京罕见旧照:



1870年前后,东直门迤南内城东垣外壁、护城河,远处城门是朝阳门。内城东垣外护城河,河水充沛,水面宽阔,适宜行舟。



1870年,朝阳门迤南的内城东垣外壁,护城河两岸。城河内沿儿,城根儿的建筑是太平仓。




1870年,内城东南角楼东南面,内城护城河枯水期的河牀。在喜凤桥上向西拍摄。



1870年,宣武门箭楼西南面,环绕瓮城的护城河,马匹在河边饮水。



1870年,正阳门箭楼东侧瓮城上南望正阳桥(护城河桥)、五牌楼。



1872年,正阳门箭楼西侧瓮城上南望正阳桥(护城河桥)、五牌楼、前门大街,远处可见天坛祈年殿。



1874年,内城南垣崇文门至东南角楼外壁及内城南护城河,北侧高出城牆的建筑是内外城结合部碉楼(八瞪眼儿)。画面右下角放着一隻和时传祥背的一样的掏粪桶。在喜凤桥上向西拍摄。



1901年,朝阳门瓮城外迤北的内城东护城河及内城东垣外壁。远处城楼是东直门,朝阳门箭楼塌毁后,靠摆渡过护城河。



1901年,崇文门迤东的内城南垣外壁与护城河。开往正阳门东的铁道已修通,远处可见内城东南角楼。



1901年,东便门外大通桥西内外城护城河滙合处。外城东便门西水关,内城东南角楼,内外城结合部碉楼。



1903年,安定门箭楼东北面,围绕瓮城的护城河及河沿儿护堤。在河边刷洗马匹。



1902年,内城西南角楼西面护城河岸边。



1906年,内城西垣南端,西南角楼西北面护城河沿儿,西便门东水关内侧压桥。



1907年,朝阳门箭楼外南侧,内城东护城河环绕瓮城,河面上有少年撒网捕鱼。庚子年箭楼损毁重建后不久。



1900年,内城东垣及护城河景象,远处城门为东直门。



1900年,内城东垣及护城河景象,远处城门为东直门。



1919年,朝阳门与东直门间的内城东垣外护城河。



1920年,内城东垣外东直门迤南护城河上行船(北向)。



1920年,崇文门外护城河桥,崇文门外大街雪景。


- End -来源/书画新风景

扫码关注公众号

扫码看视频

扫码加好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