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北京人个个都是“贫协委员”!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10/17 21:28:21 浏览(66) 分享到微博

我曾多次到中国台湾省访问,但每次都让那里的人失望:您原来是北平(北京)的呀,怎么“京片子”的味儿一点儿也不浓?!使我立马成了送上门的假冒伪劣。


台湾人对京片子的印象主要是从相声老段子那里来的。我听过著名老艺人魏龙豪和吴图南合说的相声段子,老北京味儿相当地道。“片子”在汉语里经常指又薄又尖利的东西,如“铁片子”等。

“片子”再加一个表明天子脚下的“京”字,那就可想而知了。那沾点皇气儿的嘴儿,总有点居高临下的架式,逮着个机会就“修理”你一顿。


多数时候又贫又损,但时不时也挺让人有一种回肠荡气的过瘾。越是住城根儿和胡同儿的,那京片子的味儿就越浓。


旧时几种典型的京片子形象不是提笼驾鸟的遗老遗少,当铺茶馆里的掌柜伙计,就是蹬三轮拉排子车扛大活的苦力工人。老舍先生就是专写京片子的一代大师。

当年,流传一个“小京片子”的故事,说得是,林副统帅事件后不久,还处于对外保密阶段,有西方记者问北京胡同里的一个小孩说,你们的林副统帅哪里去了?小孩机智地说:他戈屁着凉了(玩完了)。后来,这个名句被译成了多种文字,并在全国人民中一时传为美谈佳话。


多年前,人们就公认,北京人个个都是“贫协委员”。


我一个北京老姐们,就被封为“贫协妇女主任”,着实风光了大半辈子。什么是“贫协”?台湾人不懂,于是大陆人解释:这是文革中“贫下中农协会”的缩写。那与京片子有何瓜葛?台湾人仍然不懂,又得到这样的解释:现改为“贫嘴协会”了。何为“贫嘴”?台湾人还是不懂,于是解释更干脆,“贫嘴”的意思就是特爱耍嘴皮子的主儿。

现如今回北京,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京片子很难直接碰到了,大概都因搬迁隐居到郊外的公寓小区去了,而满街都是北漂族、外地客、“伪京片子”、“非京片子”、“亚京片子”以及“洋京片子”等等。


好象发生了一场“去京片子化”或“除京片子化”的群众性运动。不过,我到现在也不清楚这“京片子”到底是褒义还是贬义。

把人称为“片子”,多少都有点大不敬,如“小丫头片子”什么的。“京片子”不知有没有一点“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或北京人自个儿爱说的“天桥的把式--光说不练”亦或“夜壶镶金边--嘴值钱”的意思。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天子脚下的生意几乎都让外来的“非京片子”们占走了;还有一点可以肯定,满嘴京片子的电视剧演员极受欢迎。不过,近10余年来,“京片子”似乎被赵大师等的“东北片子”忽悠的有点吃不住劲了。

不少访问过北京的台湾省同胞都对京片子的“侃才”叹服不已。台湾省的电视节目名主持人张菲先生就说,在北京,某次介绍自己名字,对方一听便调侃起来:“哟嗬,您是张飞,那咱就是关公了!”


另一个名艺人,现任台北市议员的侯冠群先生说,自己在北京因驾车违规,而被警察拦了下来。他拿出台湾省的驾照递过去,谁知这警察嘿嘿一乐,说道:“哟嗬,您是从中华民国来的,怎么不从大清帝国来呀!”

甭说台湾人了,就连咱也算个老北京的,听了市面上所流传下面这样的对话,心里和手脚都会痒痒的:

男:“你也忒菜了吧,没见过大阵势?早先咱哥们18岁那年,我们院几百号爷们去挑西单那几个犯份的傻逼,胡同串子,全拍了花了他们,把那帮圈子(女流氓)、小佛爷(扒手)一扫而光。丫亭的那叫风光,丫什么小混蛋,丫什么踩东四,镇菜市口,截王府井,老子全盖平淌。雷子(警察)都颤忽咱。中央文革小菜一碟!咱当着江青老妖婆的面都毛主席老人家的蝶恋花照唱不误。”


女:“恩那,该显白显白,现如今这帮小青萝卜象你这样的老爷们忒少了,都丫忒嫩忒鼠媚。”

男:“得,您勒,咱可惨遭表扬了。咱俩是发小,你姐们那年月条好盘也挺亮的,咱哥们对你拍了几次婆子都他妈的不成。从今儿个往后咱公母俩就这么扎堆搭伙过了,就是两口子了。压根就甭搭理我们家老爷子,还有七大姑八大姨乌的。”


女:“你甭跟我玩利格愣,我们家老娘说了,你是二婚头,我们家新姑爷怎么也得比东不拉街并老张头家的小利巴大小子强。结婚后你还当顽主吗?”


男:“别介,瞎掰乎,甭寒颤阿砸咱爷们了,不当了,多栽面儿呀!该装深沉了,还愤什么鸟青呀,再说还得挣钱养你呀!咱不当小流氓当大作家呀!我想好了我的笔名叫:王朔,如何?这名拿到天安门毛主席像前咱也不丢份。”

海外报刊登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个前国军上校,跟共军打了多年内战,枪林弹雨中拣了条命。改革开放之初,此公兴冲冲跑回大陆,不知怎么在北京的饭店里被京片子小姐臭骂一顿,脑子充血,气绝身亡。

已经辞世的著名作家王小波曾写过一篇题为“京片子与民族自尊心”的杂文,调侃道:就是这样可怕的故事也挡不住他们回来,他们还觉得被正庄京片子给骂死,也算是死得其所。


我认识几位华裔教授,常回大陆,再回到美利坚,说起大陆服务态度之坏,就扼腕叹息道:再也不回去了。隔了半年,又见他打点行装。问起来时,他却说:骂人的京片子也是很好听的呀!他们还说:骂人的小姐虽然粗鲁,人却不坏,既诚实又正直,不会看人下菜碟,专拍有钱人马屁--这倒不是谬奖。

八十年代初的北京姑娘,就是洛克菲勒冒犯到她,也是照骂不误:“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在我这儿起腻,惹急了我他妈的拿大嘴巴子贴你!”断断不会见了港客就骨髓发酥非要嫁他不可--除非是领导上交待了任务,要把他争取过来。


粗鲁虽然不好,民族自尊心却是好的,姑娘遇上起腻者,用打嘴巴子去“贴”他,也算合理;总比用脸去贴好罢。这些事说起来也有十几年了。如今北京多了很多合资饭店,里面的服务员不骂人,这几位教授却不来了。我估计是听说这里满街的鸟语,觉着回来没意思。他们不来也不要紧,但我们总该留点东西,好让别人仰慕啊。

“京片子”只是个大笼统。根据各种界定,“京片子”还可分为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雅与俗,土与洋,老与少以及新与旧等等。但这已大大超出我的能力范围。

有点可惜的是,不管怎么分,今日“京片子”的走向,在经济的景气中,与正气、骨气、豪气、侠气似乎渐行渐远了。

其实,所谓京片子应当涵盖“那音儿”、“那调儿”、“那法儿”、“那词儿”,当然,还多少包括它们的肉身本尊--“那主儿”。

本人才疏学浅,只能谈一点这最后两种:“那词儿”和“那主儿”。一提到“那主儿”就会犯份儿,望“老北京”和“新北京”的老少爷们多多包涵,甭跟咱一般见识!

不过,这里有关“京片子”的话题也有点扯远了。就算“京片子”一下“京片子”吧!

- End -

扫码关注公众号

扫码看视频

扫码加好友

“沤根儿”,只有北京孩子才懂的黑话!

北京27家老字号馆子,您全吃过吗?(附最新地址)

你们家北京人这么说话啊?!太恶心了……

马未都:北京人有点出息的,差不多都是吊儿郎当的……

北京人吃喝讲究的谱儿,可真不是摆出来的!

70张照片告诉您,北京的秋天到底有多美!绝对是人间天堂……

现如今,北京的吃食满不是那么回事儿!吃着一点都不舒服

80张最真实的老北京照片,这里有北京人最美好的回忆!

老北京人搬杠,噎得您一愣一愣的!


分享到: